甜食控甜食

【雷卡】寄人篱下(1)

是和 @咸鱼也要翻身- 的联文(σ′▽‵)′▽‵)σ
对不起我忘了原来的标题是什么了T_T
字数3000+
一千多换一人
  01.那是雷狮第一次见到卡米尔。
  他静默的站在他面前,整个人看上去冷冷清清,疏离且淡漠。他仿若一团冰,即使沐浴在炎炎夏日中,也无法融化半分。
  “你就是卡米尔?”雷狮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有细碎的光融化在他眼底深处。
  卡米尔点头,清冷的眸中平静如深潭,无半点波澜。
  有趣。
  这是卡米尔带给雷狮的第一印象,也随之将他心中的不满驱散。
  是了,不满。
  不远处碎裂的手机屏幕清晰的折射出刚刚发生的事情——
  “雷狮,一会儿我送个孩子过来,你帮忙照顾一段时间。”电话另一端,是许久未和雷狮联系过的雷狮家老头,一开口就是塞人给雷狮。
  “我拒绝。”雷狮冷淡吐出三个字。
  “人快到了,就这样。”那头丢下这句话,就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挂断键。
  听着手机中蓦然安静下来,雷狮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并狠狠的将手机摔掉。
  很好。
  雷狮唇角勾起的笑意流露出危险的气息,他坐在沙发上,静待卡米尔的到来。人来了,他照样可以丢出去,这就是雷狮的想法。
  却不想来的竟是一个极其有趣的家伙,雷狮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沉,他突然觉得留卡米尔暂住几天也是不错的抉择。
  “多大了?”雷狮拖着腮,看向卡米尔的眼中充满了玩味。
  “九岁。”卡米尔的声音就如他的人般,冰冷的不含一丝情感。
  雷狮眼底兴趣越发浓郁,他招手示意卡米尔过来。
  卡米尔犹豫了一下,便听话的走了过去,毕竟这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收留他的人。
  雷狮在卡米尔走到他身侧时,伸手将,他拉入怀中。雷狮的手在触及到卡米尔手臂时,眸光一暗,他太瘦了,在那短暂的接触中,雷狮清晰的可以感到硌手。
  卡米尔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下意识的就要挣扎,却被他硬生生的克制住。他什么也没说,任由雷狮抱着他。
  雷狮其实只是想逗弄一下卡米尔,想撕裂他淡漠的模样。他成功了,如愿的看到了卡米尔的眼中闪过的慌乱,可不知为何,他竟感到了一丝心疼。
  “喂,卡米尔,你怎么这么瘦?”雷狮握住卡米尔的手,他真的太瘦了,仿佛只剩下一层皮肉包裹着骨头般,每一处都硌的人心疼。
  “吃不饱饭而已。”卡米尔说这话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在叙述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
  雷狮抿了抿唇,良久,他问,“要吃饭么?”
  卡米尔咽了下口水,清冷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虽然转瞬即逝,却还是被雷狮敏锐的捕捉到了。
  “想。”卡米尔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小手却下意识的扯住雷狮的衣角,暴露了他此刻紧张的内心。
  雷狮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大概是长期营养不良,他的头发干枯毛燥,触感并不美好。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卡米尔回答的很客套。对于他而言,只要有的吃就好了,他并不建议吃的是什么。
  “行,那就蛋炒饭吧。”话落,雷狮便放开卡米尔,起身进入厨房。

  02.雷狮在厨房做饭时,卡米尔趁机观察起了雷狮的屋子。
  雷狮的屋子很大,但目前卡米尔的视角只能看到一个有些凌乱的客厅,沙发旁边的外卖盒与泡面袋子堆的和他一样高。鞋架上的鞋子杂乱无章地摆着,有几双还被扔在了地上。啤酒瓶随处可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油腻的防腐剂味与啤酒味混杂的奇怪味道。
「标准单身宅男的房间。」卡米尔如是想。
  
  就在卡米尔观察房子时,雷狮已经在厨房保持手足无措状态好一会了。
  来到厨房的雷狮打开了冰箱,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新鲜菜,所有的菜全都发霉黑掉了。毕竟自己天天宅在家里吃泡面,冰箱里的菜还是上次钟点工来的时候添置的。雷狮烦躁地关上了冰箱门。「我当时为什么脑子一热要自己做饭呢,早知道就点两份外卖随便解决一下了。」他在厨房里来回踱步着,这时,他注意到了墙角的几个箱子。打开箱子看了看里面的内容物,雷狮的眼睛不禁一亮「今天晚上的晚饭有救了」,他这样想着。经过无数次的挣扎之后,雷狮端着两碗热乎乎的海鲜,味的泡面出了厨房。
  
  凌乱的房间里出奇地安静,只剩下吸溜吸溜的吸面条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无言的尴尬。
  
  卡米尔没一会就吃完了,他舔了舔嘴角的汤汁,乖巧地坐在椅子上,低下头绞弄着衬衫的衣角,两条白白的小腿由于够不到地面而悬在空中来回调皮地摆动。雷狮吃完后随便地拿纸巾擦了擦嘴,说道“你先去洗澡吧,我去给你找件我的衣服当睡衣穿。”
卡米尔乖乖地点点头,但脸上依然保持着冷漠的表情,找了一圈之后小碎步跑进了浴室,把门关上。一直守在浴室门口的雷狮直到听到了门内的水声,才离开浴室。
  
  卡米尔听着外面的脚步声渐渐减弱,才开始打开水龙头洗澡,他一边洗头,一边分析着自己在这里待下去的可能性,毕竟自己的这个哥哥可不是什么好忽悠的主,那天指不定就把他扔了。目前只能让自己看起来乖一点,尽力讨好他。温热的水流使卡米尔的思绪不禁飘远,他开始回忆起了以前的生活。
  
  毕竟不管表现的怎么样,在[他们]的眼里自己永远都是坏孩子,没人要的小杂种。而那些所谓“血统高贵”的“兄弟”又任性又自私,却受人尊敬(虽然那些尊敬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他们脾气娇宠,尖刻狠毒,可所有人都纵容他们,不管犯了什么错都会被原谅。其中这种现象最严重的就是那个太子,没有人敢违背他,更不用说责罚他了。而卡米尔,尽力把所有事都做好,却仍然被指责。那些“兄弟”们则让他每天遭受凌辱。要不是母亲死前留下的那张纸,那个男人才不会愿意收养他,其实他还巴不得让他早点死。
  卡米尔实在不想提起那个被别人称为“他的父亲”的男人的名字。他从来就没有想认过卡米尔这个儿子。仅仅是私生子,还不足以让他遇到这些欺凌……
  突如其来的冷水打断了卡米尔的回忆——雷狮把热水器关了
  “卡米尔!你都洗了一个多小时了!再不出来你是想在里面过夜吗?”
  “大哥,我马上出去。”卡米尔随手拿起一条毛巾擦了擦头发,裹着浴巾把门打开了一条缝,雷狮把衣服扔了进去。
  穿好衣服后,雷狮带卡米尔去他的房间。雷狮家是一栋两层的别墅,里面空间很大,房间也很多,不过常年没有人居住,如果不是定期来打扫的清洁工,这些房间里肯定是落满了灰尘的。楼梯是橡木的,楼梯窗子镶着木格子。上了楼梯,便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虽然光线充足,但给人的感觉依然很阴森,有种不愉快的空阔感。走廊的右边第5个房间就是卡米尔的房间了。房间很普通,摆着普通的家具,看来是以前佣人住的地方。不过卡米尔也满足了,毕竟这比他之前住的灰墙土砖的贫民窟好上了不知多少倍。
  03.床很柔软,床单和被褥的都是新的。卡米尔躺上去只觉得整个人都陷了进去,直被柔软的被褥所包裹。身体在一瞬间就感到了放松,大脑也开始昏昏欲睡。
  “可以在这里……一直住下去吧?”陷入沉睡前,卡米尔还余一丝神智的脑海忍不住担忧的想。
  
  次日清晨,卡米尔早早就从梦乡中醒来,他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将自己洗漱干净。看着略显脏乱的房间,便从厕所取了工具,开始打扫。
  卡米尔虽然年纪尚小,但因着生活艰苦,干起来活来还是很干脆利落的。等雷狮醒来的时候,就见到原本被他弄得脏乱的房间,此刻已然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你打扫的?”雷狮有些惊讶。
  “嗯。”卡米尔点头,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雷狮有些心疼,卡米尔毕竟只是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怎么能做这些事情?
  “以后你不用干这些事情,会有钟点工做的。”雷狮说。
  卡米尔抿唇,“知道了。”
  雷狮上前揉了揉卡米尔的短发,“等我一下,我去洗漱一下,然后带你出去吃东西。”
  雷狮动作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领着卡米尔出门了。
  他带着卡米尔去附近最近的地方随便了吃了点东西,就又领着他拐进了商场,开始买衣服。
  卡米尔身上的衣服穿的还是雷狮的,他之前的衣服不知道穿了多久,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老旧的白衣衫,穿在小小分他身上无端让雷狮感到心疼。
  临出门,雷狮给卡米尔翻出两件他的衣服给他穿上,但因着雷狮手长腿长,衣服穿在卡米尔的身上自是长了一大截,不管从哪里看卡米尔,都像是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孩子。无奈,雷狮只得带卡米尔来买衣服。

哇塞第一次用正经文风写文好激动啊
由于她的课业繁重
没有时间肝文
以后就只有我一个人更了
兄弟走好。

【雷卡】我的青春基佬物语一定有问题![2]

● 沙雕文风注意

● 流水账系列

● 极度欧欧西

● 没有问题就GO↓

         “卡米尔,王境泽定律是什么?”我依旧一脸懵逼,是我老了吗?小年轻的思想我不懂。

         “大哥,是一个叫做王境泽的人创立的定律。王境泽他是一个铁骨铮铮,不随大流,不从众,有独立性思维与批判性精神,坚韧不拔,文明于全b站的人,我特别崇拜他。”(一本正经说瞎话)

       「听起来好像也没有毛病。。。」

        “卡米尔,我真的不喜欢安迷修,你看我像喜欢他的样子  吗。。。”

        “大哥,打是亲,骂是爱,又打又骂是爱情。而且说不定你是个抖S。”

        “。。。你从哪学来的这些话。。。”

        “是我列表里的太太告诉我的,大哥。”

         你哪来的列表。。。。。。

        “不,卡米尔。。。”网络,你个害人的小妖精。

        “大哥,不用顾及我的感受!我会祝福你们的!帕洛斯和佩利交给我管!大哥去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吧!”

        mmp如果我在漫画里的话,现在一定是满屏惊叹号。。。

        “卡米尔,我爱的只有你一个人!要求婚也是向你求!”哎呀,一不小心把心声说出来了。

       “不行,大哥,法律规定不超过三代的亲属禁止结婚!而且猥亵儿童三年起步,最高死刑!而且我对雷安至死不渝!大哥,雷安真的很好磕的!入党吧!”

       。。。。。。

       我们不是宇宙海盗吗?!遵守什么法律?!雷安是什么鬼?!入党又是什么鬼?!

我好累。。。

心好凉。。。

我还只是个孩子。。。

于是我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是雷卡的分界线(*'▽'*)♪——————
     
      我来到帕洛斯的门前,正在决定是踹门还是踹门还是踹门。。。

      最终我决定踹门。

      帕洛斯立即把什么东西藏在了后面。

     “帕洛斯,把你手里的东西拿出来。”

       帕洛斯虎躯一震瞳孔一紧,连画风都变了。「我怕不是要凉了」帕洛斯如是想到。但立即回复了正常。

      “。。。是,雷狮老大。”

       那是一本书。

      书被帕洛斯精心包上了书皮。

      书名叫做《非正常恋爱深入解析》。

      但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翻开书看了看,然后发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东西。。。

      那是一本雷安的R18同人漫本。。。

      我一不小心把那本书电成了灰。

      真的是不小心。

      正在我想把帕洛斯电成灰时,佩利进来了。

     “帕洛斯!我来还你上次借我的书了!还有吗?”佩利甩着一本书开始嚎嚎并且没有发现被踹坏的门。

      “等等,雷狮老大?!”佩利立刻感觉整个狗生要废了。手一 抖,书掉了。

一阵风吹过~

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

书中的香艳景象一览无余。

我觉得我要漏电了。

电烤帕洛斯佩利来一份?

【雷卡】我的青春基佬物语一定有问题![1]

沙雕文风注意


流水账系列


极度欧欧西


没有问题就GO↓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雷狮。

       对,就是那个染着基佬紫头发天天穿儿童卫衣戴中二头巾大锤八十小锤四十风流倜傥气宇轩昂玉树临风高冷霸气英俊潇洒的死弟控海盗团老大皮卡丘雷狮。

        但我怀疑这是个假的海盗团。

        我的亲弟弟天天和帕洛斯讨论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还有一条狗正在被帕洛斯和卡米尔灌输奇怪的思想。

        废团药丸。

        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卡米尔和帕洛斯在讨论什么。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_(:D)∠)_~~~~~~~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没有安迷修。

        等等安迷修你什么时候来的?!

         (安迷修二话不说直接上来砍人)"恶党你指使你家小恶党和帕洛斯都给小姐姐们灌输了什么!小姐姐们现在都不理我了!走在路上还被人用奇怪的眼神看得我背后凉凉地!"(其实本来也没人理)

        “woc老子怎么知道卡米尔和帕洛斯干了什么?老子也很懵逼啊!”

        安迷修停止了他的动作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所以说恶党你不知道这事?”

       “我为什么要知道这件事?”

       “既然这样,抱歉,打扰了。”安迷修鞠了个90º躬,离开了海盗团的基地。(安哥你欧欧西了!)

       安迷修离开后,我打算和卡米尔帕洛斯深刻地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早就看出帕洛斯想叛变了,直接弄死。卡米尔?自家媳妇儿这么乖,肯定是被帕洛斯带坏了!对,一定是这样。

        先去媳妇儿那里吧。

        然而我很快就发现我想错了。

        我并没有敲卡米尔卧室的门,而是直接踹开了门(大力出奇迹)。正在刷老福特的卡米尔一惊,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而响叮当仁不让之势合上了手中的笔记本。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假装一脸严肃。“大哥,有什么事吗?”“你刚刚在看什么?”“大哥,是一个交流写作与艺术,思想开放,兼容并包,力求让宇宙变得更加美好,更加人性化的网站。”

        「卡米尔平常没这么多话,有问题。」我这样想。

        但是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毛病。。。

        他的笔记本里找不到什么的,看来要进行思想教育。

       “卡米尔,你长大了,大哥也不能什么事都管着你,但是如果你有什么事想跟大哥说,就不要放在心里面,年轻人青春期的心理萌动是很正常的,但是要慎重对待,理智处理。”等等我也欧欧西了!

       “其实。。。我有一件事情一直想问大哥。。。大哥你什么时候去和安迷修求婚?”

       “!!!!!!我哔——”(消音)“那个傻逼骑士?我告诉你卡米尔,我就算从这跳下去!死外边!也不会喜欢那个傻逼骑士的!”(真香)

“大哥,承认吧,你就是喜欢安迷修,根据王境泽定律,你会爱上他的。”

。。。谁能告诉我王境泽定律是什么鬼?(等等重点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