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食控甜食

【雷卡】寄人篱下(1)

是和 @咸鱼也要翻身- 的联文(σ′▽‵)′▽‵)σ
对不起我忘了原来的标题是什么了T_T
字数3000+
一千多换一人
  01.那是雷狮第一次见到卡米尔。
  他静默的站在他面前,整个人看上去冷冷清清,疏离且淡漠。他仿若一团冰,即使沐浴在炎炎夏日中,也无法融化半分。
  “你就是卡米尔?”雷狮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有细碎的光融化在他眼底深处。
  卡米尔点头,清冷的眸中平静如深潭,无半点波澜。
  有趣。
  这是卡米尔带给雷狮的第一印象,也随之将他心中的不满驱散。
  是了,不满。
  不远处碎裂的手机屏幕清晰的折射出刚刚发生的事情——
  “雷狮,一会儿我送个孩子过来,你帮忙照顾一段时间。”电话另一端,是许久未和雷狮联系过的雷狮家老头,一开口就是塞人给雷狮。
  “我拒绝。”雷狮冷淡吐出三个字。
  “人快到了,就这样。”那头丢下这句话,就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挂断键。
  听着手机中蓦然安静下来,雷狮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并狠狠的将手机摔掉。
  很好。
  雷狮唇角勾起的笑意流露出危险的气息,他坐在沙发上,静待卡米尔的到来。人来了,他照样可以丢出去,这就是雷狮的想法。
  却不想来的竟是一个极其有趣的家伙,雷狮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沉,他突然觉得留卡米尔暂住几天也是不错的抉择。
  “多大了?”雷狮拖着腮,看向卡米尔的眼中充满了玩味。
  “九岁。”卡米尔的声音就如他的人般,冰冷的不含一丝情感。
  雷狮眼底兴趣越发浓郁,他招手示意卡米尔过来。
  卡米尔犹豫了一下,便听话的走了过去,毕竟这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收留他的人。
  雷狮在卡米尔走到他身侧时,伸手将,他拉入怀中。雷狮的手在触及到卡米尔手臂时,眸光一暗,他太瘦了,在那短暂的接触中,雷狮清晰的可以感到硌手。
  卡米尔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下意识的就要挣扎,却被他硬生生的克制住。他什么也没说,任由雷狮抱着他。
  雷狮其实只是想逗弄一下卡米尔,想撕裂他淡漠的模样。他成功了,如愿的看到了卡米尔的眼中闪过的慌乱,可不知为何,他竟感到了一丝心疼。
  “喂,卡米尔,你怎么这么瘦?”雷狮握住卡米尔的手,他真的太瘦了,仿佛只剩下一层皮肉包裹着骨头般,每一处都硌的人心疼。
  “吃不饱饭而已。”卡米尔说这话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在叙述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
  雷狮抿了抿唇,良久,他问,“要吃饭么?”
  卡米尔咽了下口水,清冷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虽然转瞬即逝,却还是被雷狮敏锐的捕捉到了。
  “想。”卡米尔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小手却下意识的扯住雷狮的衣角,暴露了他此刻紧张的内心。
  雷狮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大概是长期营养不良,他的头发干枯毛燥,触感并不美好。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卡米尔回答的很客套。对于他而言,只要有的吃就好了,他并不建议吃的是什么。
  “行,那就蛋炒饭吧。”话落,雷狮便放开卡米尔,起身进入厨房。

  02.雷狮在厨房做饭时,卡米尔趁机观察起了雷狮的屋子。
  雷狮的屋子很大,但目前卡米尔的视角只能看到一个有些凌乱的客厅,沙发旁边的外卖盒与泡面袋子堆的和他一样高。鞋架上的鞋子杂乱无章地摆着,有几双还被扔在了地上。啤酒瓶随处可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油腻的防腐剂味与啤酒味混杂的奇怪味道。
「标准单身宅男的房间。」卡米尔如是想。
  
  就在卡米尔观察房子时,雷狮已经在厨房保持手足无措状态好一会了。
  来到厨房的雷狮打开了冰箱,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新鲜菜,所有的菜全都发霉黑掉了。毕竟自己天天宅在家里吃泡面,冰箱里的菜还是上次钟点工来的时候添置的。雷狮烦躁地关上了冰箱门。「我当时为什么脑子一热要自己做饭呢,早知道就点两份外卖随便解决一下了。」他在厨房里来回踱步着,这时,他注意到了墙角的几个箱子。打开箱子看了看里面的内容物,雷狮的眼睛不禁一亮「今天晚上的晚饭有救了」,他这样想着。经过无数次的挣扎之后,雷狮端着两碗热乎乎的海鲜,味的泡面出了厨房。
  
  凌乱的房间里出奇地安静,只剩下吸溜吸溜的吸面条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无言的尴尬。
  
  卡米尔没一会就吃完了,他舔了舔嘴角的汤汁,乖巧地坐在椅子上,低下头绞弄着衬衫的衣角,两条白白的小腿由于够不到地面而悬在空中来回调皮地摆动。雷狮吃完后随便地拿纸巾擦了擦嘴,说道“你先去洗澡吧,我去给你找件我的衣服当睡衣穿。”
卡米尔乖乖地点点头,但脸上依然保持着冷漠的表情,找了一圈之后小碎步跑进了浴室,把门关上。一直守在浴室门口的雷狮直到听到了门内的水声,才离开浴室。
  
  卡米尔听着外面的脚步声渐渐减弱,才开始打开水龙头洗澡,他一边洗头,一边分析着自己在这里待下去的可能性,毕竟自己的这个哥哥可不是什么好忽悠的主,那天指不定就把他扔了。目前只能让自己看起来乖一点,尽力讨好他。温热的水流使卡米尔的思绪不禁飘远,他开始回忆起了以前的生活。
  
  毕竟不管表现的怎么样,在[他们]的眼里自己永远都是坏孩子,没人要的小杂种。而那些所谓“血统高贵”的“兄弟”又任性又自私,却受人尊敬(虽然那些尊敬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他们脾气娇宠,尖刻狠毒,可所有人都纵容他们,不管犯了什么错都会被原谅。其中这种现象最严重的就是那个太子,没有人敢违背他,更不用说责罚他了。而卡米尔,尽力把所有事都做好,却仍然被指责。那些“兄弟”们则让他每天遭受凌辱。要不是母亲死前留下的那张纸,那个男人才不会愿意收养他,其实他还巴不得让他早点死。
  卡米尔实在不想提起那个被别人称为“他的父亲”的男人的名字。他从来就没有想认过卡米尔这个儿子。仅仅是私生子,还不足以让他遇到这些欺凌……
  突如其来的冷水打断了卡米尔的回忆——雷狮把热水器关了
  “卡米尔!你都洗了一个多小时了!再不出来你是想在里面过夜吗?”
  “大哥,我马上出去。”卡米尔随手拿起一条毛巾擦了擦头发,裹着浴巾把门打开了一条缝,雷狮把衣服扔了进去。
  穿好衣服后,雷狮带卡米尔去他的房间。雷狮家是一栋两层的别墅,里面空间很大,房间也很多,不过常年没有人居住,如果不是定期来打扫的清洁工,这些房间里肯定是落满了灰尘的。楼梯是橡木的,楼梯窗子镶着木格子。上了楼梯,便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虽然光线充足,但给人的感觉依然很阴森,有种不愉快的空阔感。走廊的右边第5个房间就是卡米尔的房间了。房间很普通,摆着普通的家具,看来是以前佣人住的地方。不过卡米尔也满足了,毕竟这比他之前住的灰墙土砖的贫民窟好上了不知多少倍。
  03.床很柔软,床单和被褥的都是新的。卡米尔躺上去只觉得整个人都陷了进去,直被柔软的被褥所包裹。身体在一瞬间就感到了放松,大脑也开始昏昏欲睡。
  “可以在这里……一直住下去吧?”陷入沉睡前,卡米尔还余一丝神智的脑海忍不住担忧的想。
  
  次日清晨,卡米尔早早就从梦乡中醒来,他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将自己洗漱干净。看着略显脏乱的房间,便从厕所取了工具,开始打扫。
  卡米尔虽然年纪尚小,但因着生活艰苦,干起来活来还是很干脆利落的。等雷狮醒来的时候,就见到原本被他弄得脏乱的房间,此刻已然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你打扫的?”雷狮有些惊讶。
  “嗯。”卡米尔点头,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雷狮有些心疼,卡米尔毕竟只是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怎么能做这些事情?
  “以后你不用干这些事情,会有钟点工做的。”雷狮说。
  卡米尔抿唇,“知道了。”
  雷狮上前揉了揉卡米尔的短发,“等我一下,我去洗漱一下,然后带你出去吃东西。”
  雷狮动作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领着卡米尔出门了。
  他带着卡米尔去附近最近的地方随便了吃了点东西,就又领着他拐进了商场,开始买衣服。
  卡米尔身上的衣服穿的还是雷狮的,他之前的衣服不知道穿了多久,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老旧的白衣衫,穿在小小分他身上无端让雷狮感到心疼。
  临出门,雷狮给卡米尔翻出两件他的衣服给他穿上,但因着雷狮手长腿长,衣服穿在卡米尔的身上自是长了一大截,不管从哪里看卡米尔,都像是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孩子。无奈,雷狮只得带卡米尔来买衣服。

哇塞第一次用正经文风写文好激动啊
由于她的课业繁重
没有时间肝文
以后就只有我一个人更了
兄弟走好。

评论(7)

热度(34)